数字经济:中国经济提质增效新引擎

发布时间:2017-09-07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任编辑:系统管理员 点击次数:11

数字经济是指以使用数字化的信息和知识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的有效使用作为效率提升和经济结构优化的重要推动力的一系列经济活动。发展数字经济是当今的趋势,我国要紧紧抓住发展数字经济的历史机遇,大力推动经济提质增效升级。

人类经济社会经历了农业经济社会和工业经济社会,正在进入数字经济社会。《2016埃森哲技术趋势与展望》指出:数字经济实现了乘数效应的增长,2005年,数字经济占全球GDP15%2015年为22%,预计2020年将达到25%。数字经济日益成为国家战略的重要议题和国际竞争的制高点。

数字化的信息和知识:数字经济的关键生产要素

“数字经济”(Digital Economy)、“网络经济”(Network Economy)、“虚拟经济”(Virtual Economy)、“互联网经济”(Internet Economy)等新概念的涌现,反映了人们对数字经济的理解不断深化。G20杭州峰会发布的《二十国集团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指出,数字经济是指以使用数字化的信息和知识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的有效使用作为效率提升和经济结构优化的重要推动力的一系列经济活动。关于数字经济的具体含义,学术界尚未形成统一看法。

数字贸易的基础是数字产品。但由于数字产品的边界和外延尚不清晰,目前全球还没有专门关于数字产品交易方面的统计。根据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的定义,“数字贸易”是指“通过有线和无线数字网络传输产品或服务”,具体分为数字内容服务、社交网站服务、搜索引擎服务和其他数字服务四大类。

数字经济和社会指数(Digital Economy and Society IndexDESI)是衡量欧盟成员国数字经济和社会发展程度的一种工具,汇集了当前欧盟数字领域综合政策的逾30项指标,从连接性、人力资本和数字化应用技巧、互联网应用、数字技术融合、数字公共服务五个维度进行评价,评分区间在01之间,分数越高代表经济和社会的数字化程度越高。数字经济发展基于信息技术的发展,各国和地区在数字经济发展中的差异日渐明显,形成了所谓的数字鸿沟。

综合来看,数字经济包括以下四部分。一是数字基础设施。既包括通信管网、无线基站、中继设备、各级机房以及相关配套的电源、建筑等信息基础设施,也包括对物理基础设施的数字化改造。二是数字服务。包括电子商务、数字公共服务、互联网金融、社交网站服务、搜索引擎服务和其他数字服务(云计算、大数据、在线服务)。三是数字产品。应用程序和软件、游戏、电子图书、电子报纸、电子期刊、图像图形、音频产品和视频产品等,用计算机能够数字化处理和存储的信息都可以归类为数字产品。四是数字技术融合。信息网络技术对其他产业融合渗透带来产出增加与效率提升,传统产品数字化改造升级、增加数字化成分和智慧化,如数码相机、数字电视机、数码摄像机、MP3播放器、DVDCD 等。

数字经济加快经济转型升级

发达国家早就开始关注和研究数字经济。2016年下半年,美国政府发布了三份人工智能战略计划和研究报告:《为人工智能的未来做好准备》《国家人工智能研究和发展战略计划》和《人工智能、自动化与经济》。2014年,德国出台《20142017年数字议程》,2016年发布《数字化战略2025》。2015 2月,英国发布《英国20152018年数字经济战略》;20173月,发布《英国数字化战略》。通过系列部署,发达国家试图通过发展数字经济、打造数字化强国,驱动经济社会持续发展。

目前,围绕数字经济对传统经济影响的研究,多集中在数字经济对经济增长、经济转型、产业结构调整的影响三个方面。在已有的研究中,学者认为互联网促进经济发展的重点还是在于生产效率提升,但原因各不相同,大致包括:互联网经济降低成本,从而提升效率;互联网经济的创新驱动促进传统产业的转型发展;互联网经济的平台作用较好地整合了人力、技术、生产等资源,从而提升了生产效率。

数字经济影响传统经济的逻辑,可概括如下:数字经济通过差异化产品和服务,满足市场个性化需求,扩大利润空间;通过降低信息与交易成本,增加市场销量;通过便捷的信息传播和交易方式,降低经销商的经营成本,推动经销商进一步降低产品和服务的销售价格,推动市场的价值创造和消费者剩余的提升;推动产品和服务加快转型和更替。

筑牢数字基础设施

影响数字经济发展的因素主要包括:数字基础设施、数据体系建设、数字技术的创新与应用、传统产业数字化、教育与人力资本、数字经济政策。

1)数字基础设施。随着数字经济的发展,网络和云计算成为必要的信息基础设施,物联网或将成为推动数字经济发展的主要基础设施。数字基础设施既包括宽带、网络和云计算等必要的信息基础设施,还包括增加了数字化组件的传统实体基础设施,如数字化停车系统、数字化交通系统等。

2)数据体系建设。数据已成为数字经济时代最核心的生产要素。目前,仍有大量数据“沉睡”在政府、企业、个人手中,数据的共享、开放和应用程度远远不够。政府作为数据开放共享的主体,应引导企业接入大数据平台,从制度层面规范数据的采集、加工、流通和应用,保证数据的完整性、真实性、准确性,通过标准和规范的制定,提高全社会数据的利用效率。

3)数字技术的创新与应用。网络信息技术的创新和应用是推动数字经济繁荣发展的不竭动力。近年来,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等信息技术的突破和融合发展,促进了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物联网、虚拟现实、区块链等新兴技术,未来将推动数字经济持续发展。高级机器人、自动驾驶、3D打印、数字标识、生物识别、量子计算、再生能源等技术,可能与上述技术不断创新融合,以指数级速度展开,形成多种技术整体演进、群体性突破,推动数字经济持续创新发展。

4)传统产业数字化。数字经济加速从消费领域向生产领域扩展,工业云服务、大企业双创、企业互联网化、智能制造等领域的新模式、新业态不断涌现。深化信息技术与制造业融合发展将成为各国战略布局的重心,围绕智能制造产业生态主导权的竞争将愈演愈烈。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的主体,互联网与制造业的融合不仅带来技术创新方面的正向整合,而且可能导致商业模式的重塑或重构,在制造业掀起数字化革命。

5)教育与人力资本。在数字经济条件下,数字素养成为劳动者和消费者都应具备的重要能力。劳动者越来越需要具有“双重”技能——数字技能和专业技能;消费者若不具备基本的数字素养将无法充分运用信息和数字化产品、服务。加强教育和培训,提高劳动者和消费者的数字素养,既有利于数字消费,也有利于数字生产,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关键要素和重要基础之一。

6)数字经济政策。信息技术与产业融合发展将引发产业管理模式变革,安全、包容、协作的网络治理新体系将加速形成。抢占数字经济发展高地,必须创设成长环境。各国政府采取了系列行动,全力推进数字经济发展,战略重点包括:发展通信基础设施;发展ICT(信息和通信技术)部门;加强电子政务服务;推动商业部门及中小企业应用ICT,重点关注卫生医疗、交通运输及教育部门;提升民众数字素养;加强数字身份、隐私和安全;解决诸如网络监管、气候变化等方面的全球挑战。

发展数字经济是当今的趋势,我国要紧紧抓住发展数字经济的历史机遇,大力推动经济提质增效升级。

基于上述分析,我国发展数字经济的“四梁八柱”是:“四梁”——推进综合基础设施智能化改造升级和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推进传统产业数字化改造提升,培育壮大数字经济新兴产业,提升政府数字经济治理水平。“八柱”——加强数据体系建设,加大教育与人力资本投入,增加数字公共服务供给,加强数字技术创新能力,推进工业数字化转型和工业互联网发展,推动农业智能化和集约化发展,强化服务业数字化创新,加强数字经济发展保障。